栏目列表
媒体信息

《你好 再见,妈妈!》:当真实的善良成为剧集的灵魂

时间:2020-05-18 19:51  来源:  作者:  

母爱与亲情是文艺创作中并不罕见的主题,但韩国电视剧《你好 再会,妈妈!》选取了一个非常特别的视点来切入——女主人公车瑜理因车祸不幸丧生,五年来以鬼魂的形状陪伴在老公曹钢和与女儿瑞雨身边,并见证着老公再婚重组新家庭的点滴进程;偶然的偶然之下,车瑜理得到了一个重获肉身49天的时机,她能否掌握时刻,找到归于自己的方位,然后从头回到人世?面临老公、女儿业已开端的全新日子,车瑜理又将做出怎样的挑选呢?带着重重悬念与疑问,剧集婉转展开了铺陈。虽然翻开的方法较为奇幻,《妈妈!》一剧叙事的全体风格却很温馨厚实,细腻的情感表达屡次戳中观众的泪点,让人每一集都眼泪汪汪。

喜剧的内核是哀伤

而这恰恰是《妈妈!》一剧的高超之处,剧集用反差性极强的喜剧化方法,包裹了故事哀伤的内核。观众目之所及的女主人公重生之后这样那样搞笑的不适应,背面是一场飞来横祸导致的生离死别:妊娠十月的母亲来不及抱孩子一下便含恨离世、身为医师的老公可以抢救患者的生命却只能看着死神夺走妻子、失掉女儿的爸爸妈妈为了女婿不要去自杀不得不忍痛不再会外孙女……创作者怀着无比的温顺,把内涵巨大伤痛的起点悄悄掩住、一带而过,把用欢欣包装后的女主人公的还魂故事作为叙事主体,甚至令观众忘掉剧集一切故事建立的条件不过是一个奇幻的假定。可也正因而,当带着伤感的实际宗旨偶然照进欢乐跋涉的情节中时,那含着泪的笑,才分外具有触及人心的微弱力道。

“群鬼共和国”的实际投射

首要一层,是透过其间一些鬼魂的死因,折射出了许多实际问题:比方自杀女孩所遭受的职场霸凌冷暴力,以及棒球选手的打假球和粉丝不沉着行为等,都展现了剧集关于实际日子的重视。其次,群鬼遍及的亲情牵绊,让主线情节内车瑜理一家的阅历不再作为孤例呈现,这也将剧会集对母爱亲情的评论和讴歌,从个别故事推而广之到了群体性的感触,扩展了主题的外延和牵动观众共情的规模。与此同时,鬼魂国际作为实际的镜像性连续,也为剧集探求更深层的生命与逝世含义的出题预留了空间。当剧中逝者的鬼魂看着家人因自己的逝世痛不欲生,而生宣布对轻生以及活着时所犯过错的反思,当亡灵要被超度升入天堂而不得不好阳间的亲人、甚至阴间的鬼魂朋友在此别离,剧集期望阐释的“逝世并不仅仅一条生命的停止”“一个人的人生不仅仅归于自己,还归于与之具有一起回忆的亲人朋友”“人与人的相遇与离别不止存在于生前,也存在于身后”等生死观,便更具有说服力了。

仁慈是最动听的情感

也是由于有如此仁慈的情感作为内核支撑,《妈妈!》在剧作上虽有亲妈碰后妈、上一任见现任这样极强的敌对抵触,但却可以处理得极尽柔软。没有拉扯争持的狗血剧情,人物不断为别人考虑的同理心,把巨大的敌对拆解为细微而日子化的日常烦恼,令观众不知不觉也被牵入情境,跟着剧中人物堕入设身处地的两难纠结之中。挑选,没有对错之分,只要视角不同。让观众能沉溺式地站在不同立场上,为每个人物的悲欢而心绪杂乱,并在感动泪目之后,心生哀而不伤的温暖感觉——这也正是《妈妈!》一剧主题中“仁慈”的最大魅力。